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回忆我那段迷乱的婚外情故事

发布时间:2019-01-24 18:26:13

回忆我那段迷乱的婚外情故事

2013年的第一天,安安静静无声无息,没有你的祝福,没有你的消息。我记得去年今天,一早起来就看到一条长长的短信,情真意切,我还没来得及问你是自己写的吗?因为彼时的你我,甜蜜幸福无处不在,何需去在意这样的小事。可谁知世事难料,一夜之间所有一切都变成了碎片,割在我心上刀刀见血,曾经说过的情话都拧成了一根尖利的刺,直插进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我永远都会记得那天晚上,你一头一脸血在发怒的样子。血划过你的脸庞,滴在我的鞋上,当它们凝固的时候,我和你,也永远冻结了。

好吧在这里记录下来,若有一天你会看见,会不会怪我自作主张?你是那样想安静生活的人,偏偏遇见我这个有些叛逆嚣张的坏蛋,那么多的曲折风波误会让我不能释怀,那么仅以此处记录的回忆和看客们的评论,让你我更加认清自己吧。

故事开始于2011年5月初夏的一个晚上,发现自己跟5月好有缘分,从2007年开始,每一年的五月都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发生。

故事里的男主角是我的同事,就叫他安吧。在那个5月的晚上,我们一起吃了同事四年以来的第一餐饭,饭局气氛热烈,觥筹交错间大家都有些兴奋。除了他,我一个也不认识,都是其他政府单位的。我怕自己会喝多,便转过头去对安小声说道,等等我要是醉了,麻烦你送我回去啊。

他回过头来,我已经不记得他的回答,只记得那天包间里的灯光耀眼迷离,印照在他的瞳孔里透出无限温柔的笑意,忽然就有一丝异样的感觉在我的心里荡漾开来。后来他对我说,那天我们坐在一起,手臂间偶尔的摩擦让他心旌摇荡,想挪开却又舍不得。这最初令人不能自已的心动,却成了我们的劫难。

第二场继续吃喝,结束后已经凌晨。安用电动车带我回家,昏黄的路灯照在他的侧脸,朦胧又迷惑。醉了吧,我们一路往前直到了一个偏僻的小花园。月色皎洁,初夏的深夜小花园里有种清新的树叶香,或许是酒精或许是长久以来早就深埋的好感,我们拥吻聊天直到四点。从这一天开始,我们纠缠在一起难分难舍。

最初的感觉总是很美好,该发生的关系在某一天终是要发生。张爱玲的那句话在我身上是适用的,到达女人心底的路经过YD。我知道我比他爱的早,这过早的沦陷注定了后来受的伤害我要比他多。记得第一次的时候,他在一栋大厦的前台开房,我心里是十分疑惑八分纠结,那时的我,只想有个人重温下恋爱的感觉,根本没想要如何进一步。他背对着我先上了电梯,我始终犹豫着不动,响了,他说,怎么了?我看到你了,上来吧。我有些发蒙,噢了一声也上楼了。他似乎有些疲惫,眼神里隐隐透出不快乐,问他却又不愿多说。后来我才知道,那天的不快乐大约是为了和老婆的争吵,而我,算不算是悲哀的做了他们吵架的调节剂?

进了房间,我们不过看看电视聊聊天,连拥抱都没有。气氛其实有些怪异,我对自己说,既然还不想发生什么,那么我不要主动有任何亲密的举动。大概有过了一两个小时吧,电视也没什么可看的了,他走到窗户边拉紧了窗帘,然后抱住了我。就这样,没有言语,没有洗漱,没有过多的前戏,第一次匆忙而莫名。

自然而然的,有了这层关系,我们在一起了。他是个温柔的男人,喜欢在短信里说一些柔情似水的话,又或是自己写的小诗。我很享受和他说话聊天的感受,恬静舒服。有句话说的对,你在婚姻中缺少什么,就在婚姻外寻找什么。老公是个不讲细节的人,从不会说这些好听的情话,当然这也不是错,不过是我自己要的太多。

慢慢的,我和安的感情似乎越来越好

,渗透进彼此的生活里。七月里,老公忽然生病住进了医院。而安的父亲,也在确诊了癌症后准备动手术,这意味着我们有一小段的时间不能随意见面了,对于刚陷入疯狂的我们来说,不能自控。上帝让你灭亡,必先让你疯狂。当我们站在老公住院部楼下恋恋不舍的道别时,天雷滚滚的狗血剧情发生了,我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是老公的声音!

那个晚上老公穿着医院的病号服,在二楼平台上喊我名字的声音并不大,可我浑身一颤,转头看见老公模糊的身影,他继续喊到你不用上来了!转身就走。安和我都惊诧不已,似乎一溜烟儿的,不敢再多说什么,他骑上车离开了。我赶紧跑去二楼的病房,没有老公。下楼来前前后后的走道花园其他病区,都找不到老公!夜深了,四下静悄悄,只听到夏日里闷闷的虫子叫,聒噪极了!我的汗汩汩而下,只有不断的在住院部的附近找。忽然,听到有人轻唤我的名字,老公不知从哪儿走出来,似乎平静了一些。他看着我说,我们离婚吧。

我赶紧拉着他的手想说点什么,可我一个字也解释不出口,明白的事儿了,一时间我也不知如何开口。又或许,在我的心里,是希望安可以做我坚强的后盾,让我能够对着老公说,我们不是偷情,而是有了真感情,后来的事实不用证明,当然都是我想多了。我们一起回到病房,老公的身体还很虚弱,他不再说话,但气氛压抑极了。我拿出,有一条安的消息。你好吗?我回复他看见了。那我和他解释下,就说喝多了?(事实上,也真是喝了酒来见一面的)短信里说不清楚,我和安通了,那时候他已经到家,躲在卫生间偷偷打。我问他,打算怎么办?安说,先稳定下大家的情绪吧,一时之间也没有别的办法。瞧,多么避重就轻!难道他没听出来,我其实问的是如果我因为你离了,你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