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向星爷的致敬经典电影将重新上映

发布时间:2019-01-12 13:55:09

向星爷的致敬,经典电影将重新上映

去年到今年有不少经典电影重映,其中《功夫》重制的3D特效是十分令人期待,例如一些大场面渲染、秒闪的斧头、极具纵深感的场景、还有各路高手的特效表现都十分适合做成3D,近年星爷逐渐淡出演员行当转战幕后,似有再不回头之意,于是这种形式的“回归”也让星迷们翘首以待。

除了《功夫》3D重制的特效之外,星爷也放了不少“心机”在这部电影中。“彩蛋”这个词到是近几年开始流行的一个影迷词汇,通常指的是在电影字幕结束后

,仍然还有一段类似于“特别收录”的片段或者拍摄花絮。不过,有的时候“彩蛋”也可以是那些别出心裁的导演设计,极富迷影色彩,它们并不影响影片的叙事,而是隐藏在镜头之中,等待影迷们的发觉。

在这方面,星爷是深谙此道的个中高手,“无厘头”甚至cult趣味的喜剧风格一路延伸至他所有的电影作品中。其中《功夫》尤 为出众,因它不似此前流于表面的恶搞与戏仿,叙事上有“佳句”而较少顾全“佳章”,而是相对含蓄内敛,包含了星爷匠心独运的各种点滴,以及许多大胆丰富的 创新与设想,在致敬经典的同时也构成了一场电影文本之间的狂欢。《功夫》十年,今天我们就来聊聊这些隐藏在电影中的彩蛋……

李小龙的“铁粉”:周星驰

《喜剧之王》以半自传的形式,表达了星爷在演艺之路上的执着追求,但他最初的梦想其实是成为一名武术家。大约在10岁左右,妈妈带他进入戏院观赏了李小龙的电影后,周星驰便有了这样的想法,只是那时候太穷付不起学费,功夫梦想无法实现。因而在成名后的采访中,周星驰从不吝啬表明对功夫、尤其是对李小龙的喜爱。

当了演员的星爷一直都将他对李小龙的喜爱放进他的电影中,模仿的李小龙标志性的动作与吼叫等等。因而,当星爷可以自己掌控一部电影的拍摄时,他最想做的就是拍一部功夫片。

《功夫》上 映后,星爷在一次采访中这样说,“我想了很久要拍一个功夫动作片,大概有十年时间吧,现在好像一个梦想完成一样,因为我对功夫从来都是有非常大的兴趣…… 一开始我就想拍我最崇拜的偶像李小龙的题材,后来我发现其实我没有那个能力,也没有那个资格去演李小龙先生这个人物,因为我害怕做不好,他是唯一一个没有 人可以学到他的。功夫动作片在香港的历史是很久,什么类型都出现过,你怎么样拍一个所有人都没看过的,你怎么样拍一个功夫动作片那么传统的题材,让观众感 觉到新鲜的东西。”

可以说《功夫》的诞生,完全是来自与星爷内心深处对功夫、对李小龙的热爱。影片的结尾,阿星凌空飞降,上身的白褂由于下降的速度太快而燃烧殆尽,落地后赤裸上身单着一条黑裤的造型就是李小龙在《龙争虎斗》里的造型。为此,星爷也曾日夜苦练上身肌肉,力图接近心目中偶像的完美形象。

“猪笼城寨”的本土情怀

虽然《功夫》并无点明故事发生的地点,实则似有似无之间透露着玄机。熟悉香港电影的观众一眼就能看出,高手在民间的底层社区——猪笼城寨——就是九龙城寨的变形,而包租公与包租婆与其他一众在猪笼城寨中“揾食”的劳苦民众则来自70年代的粤语片《七十二家房客》。

猪笼城寨的的空间设计极为考究。在借鉴《72家房客》场景设计基础之上,美工黄锐民翻阅了数百本书和老照片,用时四个月搭建,衣食住行、各行各业丰富齐 全,猪笼城寨门口以及里面的各种广告,都是直接从老照片拷贝下来的。城寨中的家具陈设也全部为旧的古董,极具时代质感。例如,在晨起段落中,先后有“公共 浴室”、粮店“隆泰号粮油百米”、 服装店“大观洋服”、弹棉花的“棉胎”、早点铺“粥面油器”、凉茶铺“百草堂凉茶”、酒铺“万裕号酒庄”、补品专卖“爆王蛇”、馒头店“永昌南方第一馒 头”等等。整个猪笼城寨的气氛看上去一派祥和,武林高手们不过是普普通通的小商小贩。

市井生活与草根精神是周星驰作品中一贯的表现内容。猪笼城寨的原型九龙城早年间是个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能够躲避殖民政府管制的的小型社区。50年代时,香 港在港英政府的管制下实行了“壁垒政策”,一些从大陆和其他战区偷渡来香港的难民都得以在九龙城获得苟且偷生的机会,南来北往什么样的人都有,鱼龙混杂, 躲避了殖民政府的管制,可以说是香港新移民与草根阶级共生共存的生活空间。正因如此,高手们得以大隐隐于市,动荡的年代中,黑帮盛行,惟有猪笼城寨得以获 得片刻的安宁。

粤语武侠片的深远影响

《如来神掌》在《功夫》中除了是流浪汉手中的那本武功秘籍之外,它还是一部在在香港电影史上被翻拍无数次的系列电影,周星驰将其拿来嵌入到《功夫》中,成为了对战火云邪神的制胜绝招。正所谓一邪, 双飞, 三绝掌,《如来神掌》中的代表人物与它们的个人技能,对香港的武侠神怪电影创作产生了很深的影响,也影响了从小就爱看的武侠片的星爷,因而星爷将他的童年记忆与《如来神掌》做了巧妙的融合

1964年邵氏推出了一系列由曹达华、于素秋、林凤、关海山主演的五集武侠电影——《如来神掌》,80年代、九十年代这套粤语片再次被翻拍成新的电影和电 视剧。《如来神掌》改编自在明报连载的小说《千佛手》,与台湾小说家柳残阳的作品《天佛掌》,其中故事的主角龙剑飞通过学习九式的如来神掌,他的师父兼义 父正是火云邪神古汗魂。大家还记得阿星中毒后在交通塔上留下了的那圈凹凸不平的掌印吗?其实,那时候阿星已暗暗自通了如来神掌了的前八式了。在影片结尾, 火云邪神痴痴的望着从天而降的星爷问道“这是什么掌法时”,星爷轻描淡写的一句“你想学啊,我教你啊”,既是对老版电影中作为师父的火云邪神一次顽皮的调 侃,又显示仁者无敌的侠义精神。

除了在神功与人物上借鉴了《如来神掌》之外,星爷还启用了当时为《如来神掌》做武术指导的袁小田的儿子袁和平作为《功夫》的动作指导,以及袁祥仁(香港著名武术指导)来扮演那个推销小人书《如来神掌》的乞丐,向《如来神掌》这部经典的武侠系列做全方位的致敬。

黄金配角与功夫武侠片的辉煌

在《功夫》里, 隐世与猪笼城寨的武林高手、包租婆、包租公、或者是比武成魔的火云邪神都有各自的一套功夫绝学。星爷从小爱看功夫武侠片,硬桥硬马或是绝世神功都爱。例如 油炸小贩阿鬼的五郎八卦棍、裁缝胜哥的洪家铁线拳、苦力强的十二路谭腿则是硬桥硬马的典型代表,而天残地缺组合的三洞魔琴,还有包租婆的狮吼功、包租公的 夸张版太极,以及火云邪神的蛤蟆功,即是来源于金庸、古龙的武侠小说与粤语片中的神功异技。

扮演这些武林高手的演员们也并非等闲之辈,油炸小贩董志华90年代就曾与武侠片大导演张彻合作过多部作品;赵志凌则是黄飞鸿的徒弟林世荣的嫡传弟子;释延能从小受电影《少林寺》影响,决心学武,后来成为正儿八经的嵩山少林寺第32代弟子,法号释行宇。元秋、元华更是师出名门——六七十年代香港电影两大武指班底之一的元家班,元华在70年代还曾经担任过李小龙的替身。扮演火云邪神的梁小龙,在拍摄《功夫》之前已经有十年未曾拍过戏了,年轻一点的观众能认识他的人已经不多,但他曾经与狄龙、李小龙、成龙并称香港电影圈的“四小龙”,曾经出演过陈真、霍元甲等功夫形象的代表人物。

熟悉粤语片的同学,也许还会注意到另外一个人,那就是扮演“地缺”的冯克安。提起他大部分内地观众可能一点都不熟悉,令李小龙崭露头角的《细路祥》导演正是他的父亲冯峰,妹妹冯宝宝是香港五六十年代粤语片的当红童星,冯克安自己也曾经出演过《赞先生与找钱华》、《洪拳小子》、《无招胜有招》等许多功夫片,与梁小龙一样都是许久为在大银幕露过面的功夫明星,而他们也共同映射着那个那个刀光剑影,飞檐走壁的辉煌年代。

经典中“经典”

星爷曾经表示,在《功夫》创作中能用肢体与表情表达清楚的尽量不用台词,由于这部电影视野并不局限于华语地区,星爷对西方的英雄电影也格外敏锐,因此想要一下拉近与国外观众心灵距离,除了功夫(身体语言)之外,一些西方经典电影的元素,如道具、台词、场景等等或许能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台词】

眼看阿鬼与苦力强被“天残地缺“打伤,包租公与包租婆出手相救,不得已暴露了自己武林中人的身份。龅牙珍抱怨二人为何不早一点出手,这样大家都可以得救, 二人本想推辞,但将死的阿鬼用尽自己最后一口气说“能力越大,也就越大,What are you prepared to do ?”包租公则答“阿鬼,你还是讲中文吧。”搞笑之余却强调了这两句话的出处。前半句来自于2002上映,由英雄漫画改编的美国电影《蜘蛛侠》中的经典台词“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而后半句英文则是来自讲述30年代芝加哥黑帮故事的《铁面无私》,肖恩·康纳利临死前顷尽全力向凯文·斯科特纳讲的最后一句话,正是这句话他下定了对付德尼罗(黑社会老大)的决心。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是周星驰电影里面常用的一句台词,在《功夫》中也有出现。这句话本身出自佛教典故,表达的是一种舍生取义的精神,也与《功夫》以及 星爷后来的电影中佛理色彩颇为合衬。当火云邪神与“杨过”、“小龙女”对峙时,“小龙女”就临危不惧地说出了这句话,或许正是这句话影响到了在一旁的阿 星,当二人遭火云邪神暗算时,阿星才突然转变,将矛头对向邪神,被后者残忍地打爆头的同时,却令阿星蜕变,成为了万中无一的绝世高手。

【道具】

星与芳的姿势与Top Hat的海报相映成趣

阿 星一心要做一个坏人,碰巧在街边看到了哑女,于是掏出刀子威胁她说出钱的所在之处,他一手拿着刀子,一手托着哑女的背颈,令她的身体向后后倾斜,这时候镜 头切换到全景,两人的动作正如背景上一幅巨型海报的男女主人公。而这部电影是1935年弗雷德·阿斯泰尔与金吉·罗杰斯主演的歌舞片《礼帽》。 阿星打劫哑女的时候,他搂着哑女的姿势和背景上的海报相映成趣。至于为何要选择这部电影作为背景,星爷未曾有过表示,不少影迷认为是这部电影中的男女主角 因为一段误会,差点错过彼此,但误会揭开后随之终成眷属,暗示星与芳的美好结局,不过也不能排除是星爷对这幅海报中的罗曼蒂克式姿势情有独钟吧。

【场景】

阿星接下了琛哥的危险任务,到“不正常人类研究中心”将杀手榜排名第一的火云邪神从牢房里放出来。星爷介绍,不正常人类研究中心其实是上海的一 个闲置的牛的屠房、工厂和上海的一个地道的拼接,头先阿星右铁丝踏入这个诡异的地方时,突然狂风大作,闪电伴随着一团旋转上升的云在空中忽明忽暗,接下 来有即将出现一个著名的致敬镜头。

既然是不正常人类中心,精神病的集中之处,阿星也一瞬间产生了幻觉,长长的走廊尽头,突然血浪翻滚奔腾向前,再定睛一看却什么也没有了。这一段明显就是来自库布里克的惊悚佳作《闪灵》中封闭的空间与猩红的血水。

另外,包租婆在公路上追逐阿星的风车脚也令人印象深刻,由于起先包租婆飞毛腿的上楼下楼已经埋下伏笔,这里再使用也是有所呼应。星爷坦言这种设计来自于美国漫画追逐场面里面的经典表现手段,如兔八哥或者猫和老鼠中的追逐。

南北笑匠的碰撞

台前幕后的客串与反串在周星驰的电影里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两位内地导演冯小刚与张一白在 《功夫》里的均有精彩表现。张一白导演在《功夫》的中的表演可谓是惊鸿一瞥,他饰演的是一脸油腻、神情呆滞的警察署长。因为星爷与张一白变成了好朋友,于 是喊他来客串,不过张一白没有想到《功夫》的第一个镜头就给了他。而戏份更多,更出彩的则是即将出场的另一位导演冯小刚。

作为南北方喜剧电影的代表人物,冯小刚出现在《功夫》里 显得别有一番风味,仿佛是两个高手之间的一次短暂交汇。更何况小刚导演本身就极具表演天赋,他在开场所扮演鳄鱼帮老大,俨然是声台形表俱佳的笑匠一枚。据 星爷讲,帮主揽着美女的芊芊细腰路过电影院的镜头是小刚导演自己要求加上去的,同时讲了一句对白:“我做什么都不会做电影,星期天电影院一个人都没 有!”,而这句话也是冯小刚导演根据当时的场景想出来的。

星爷认为这句台词是小刚导演的有感而发,是对现代社会的一种控诉,联想到冯小刚戏外的导演身份,除了表达了自己当时的心态,同时也不失为一个有 趣的调侃。当鳄鱼帮帮主被打倒在地时,镜头上移至,一张貌似拉萨布兰卡的电影海报出现在画面的左侧,还有戏院的招牌——星辉影院,同为导演的星爷在这里又 偷偷地对自己的电影事业自嘲一番。

当然,不只是这两位导演,《功夫》的幕后制作们也有在银幕前露一小脸的机会,如阿星在城寨单挑时,一身肌肉的眼镜阿伯就是电影的制片主任之一,“不正常人 类研究中心”里面的鬼佬也是《功夫》的其中一个执行制片,斧头帮的“师爷”田启文也一直是星爷长期的工作伙伴。

原声配乐的中西交汇

对传统民乐的使用一直是周星驰电影的风格之一,其中《小刀会组曲》曾经多次出现在他的电影中,如《大话西游》的大圣出场,《唐伯虎点秋香》的把脉看病,还有《龙的传人》中星爷与毛舜筠对打如来神掌,《破坏之王》中达叔打铁砂掌等等。

早在1988年周星驰主演电视剧《盖世豪侠》最后一集,《闯将令》就被整段用过,而在《鹿鼎记》、《大内密探零零发》等诸多电影中,《闯将令》也被多次使用。可见星爷在音乐使用上的独到品味。在《功夫》中,这段音乐用在了火云邪神接住了子弹的时候,“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激昂的音乐中,高手对决的豪情尽显。

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五首改编的传统民乐,分别是《十面埋伏》、《东海渔歌》、《筝锋》、《英雄们战胜了大渡河》、《四川将军令》。《东海渔歌》用 在城寨的清晨,《十面埋伏》用在了阿星与肥仔的出场,《四川将军令》用在了三大高手大战斧头帮之时;《英雄们渡过了大渡河》用在包租公包租婆大战火云邪神 用大喇叭产生转机之时;《筝锋》用在天残地缺与三大高手之战。这些改编的音乐都是星爷租用大会堂,聘请香港中乐乐团,现场监督音乐演奏的,不少音效也是专 门跑去美国制作,包括狮吼功、魔琴大战以及兵器拟音等等。

《功夫》中的西洋经典主要是《流浪者之歌》和《Sabre Dance》。《流浪者之歌》从包租婆追赶阿星开始用起,一直持续至阿星藏在交通灯里逼毒。星爷认为这首旋律有一种凄美的感觉,像是一只怪兽困在一个笼子 里。《Sabre Dance》出现在阿星进入不正常人类研究中心之前,这支曲子是哈恰图良的舞剧《加雅涅》中描写库尔特族出征前的一种战斗舞曲。星爷偏偏正曲反用,用轻快 节奏来创造诡异气氛。

此外,在功夫中出现过两首旧上海三四十年代的音乐,坊间有传言说是星妈非常喜欢的两首。这两首歌由彼时红透上海滩的龚秋霞演唱,一首出现龅牙珍涂口红的歌曲是1942年电影《浮云掩月》的插曲《莫忘今宵》。另一首同样是1942年电影《蔷薇处处开》的插曲《梦中人》。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